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晚钟教会 > 0385章 死了(填坑)

0385章 死了(填坑)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地宫里有什么,苏格搞不清,不过通过晚钟的探测他确定至少四周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巨大的怪兽去哪了?”虽然暂时安全,但是苏格内心仍然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在偌大的废墟中奔跑了差不多五分钟,两个人看到了三位大主教之一的枭。

    此时的枭躲藏在一个倒塌一半房间的暗格中,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找到的。

    她的情况非常不好,虽然身体上没有伤,但是脸色苍白,身体虚弱,甚至于之前棕色的头发都花白不少。

    之前那一双如鹰眼般锐利的眼睛此时黯淡无光,不复往日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大主教!您怎么了?”两个人都是夜鹰教会的,屠夫对于这位大主教非常关心。

    枭抬起没有光彩的眼睛,虚弱无比的说:“我听到了一些无法形容的低语,这声音在整个城市中回荡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听完相视一眼,他们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声音需要60点灵视才能听到。”枭补充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听完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屠夫低声问道:“大主教,其他人呢?我们该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枭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天空说:“这里是梦境的边界,整个世界已经被梦境所侵蚀,或者说是压制。”

    !!!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人同时一惊,屠夫急忙问道:“这里是梦境?”

    枭摇了摇头:“是梦境的边界,现实与梦境交汇的地方,这里并不是完全的虚幻,但也不是完全的真实。这里是一位无比恐怖存在所编制出来的梦境。由于某些原因,这个梦境被打开了,我们被倾倒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格沉吟一下问道:“大主教,那我们该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“存在这里的是我们的精神,你们应该感觉一些记忆的断层,对吧?”枭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被修格斯扔下来之后,众人确实经历过一小段时间的失去意识,或者说是记忆断层。

    当众人回过神时,已经身处各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一瞬间,我们就已经来到了这梦境的边界,至于我们的肉体,应该被安放在某个地方,等待着的很有可能是血腥的祭祀。”

    枭刚说完,眉头紧锁,神态更加痛苦,似乎那种低语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屠夫将枭背在身后,转头看向苏格道:“我们要尽快出去!”

    苏格此时背对着他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此时他十分从容,甚至十分的自信,嘴角露出一丝高高在上的笑容,宛如运筹帷幄的君王。

    枭提醒了他,这是梦境。

    就像是第一次神秘决斗时,那个催眠自己的催眠师告诉自己已经在梦中了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次,苏格醒悟之后,催眠师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格醒悟之后,带来恩赐与救赎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当主观意识意识到这里是梦境之后,苏格感觉一阵阵恐怖的权能正在通过冥冥虚空来到自己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刚刚还谨慎担忧的内心瞬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苏格!?”屠夫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枭眉头微皱,此时此刻她隐隐感觉到苏格变的和刚刚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苏格转头摇了摇头:“没事,只是刚刚想通了一些事情。那接下来该怎么办?通过死亡让梦境苏醒么?”

    “不,这里是梦境的边界,这里的死亡就代表着人真正的死亡。我们需要找到“境界的分界线”。”枭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境界的分界线?”苏格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枭看向皇宫的废墟说:“解释起来太过复杂,简单理解就是梦境与现实的分界线和彼此纠缠的锚点。找到那个锚点,我们就可以从这梦境中回到现实,而这个锚点就在皇宫深处,曾经拜伦大帝的寝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方向呢?”屠夫问。

    枭指了指里侧的一个废墟:“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三个人迅速朝那边前进。

    “之前那个怪兽呢?”前进时,苏格想起来那刺耳的吼叫和地面上巨大的脚印。

    枭沉默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苏格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会可以通过锚点向整个世界传递我们的思想,之后将彼此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世界分开。境界被破坏,那么陷入梦境中的人就可以直接苏醒,因此这个锚点是我们救赎所有人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听完枭的话,苏格没有说话,内心中开始动用自己的权能对整个世界进行探查。

    很快他发现,这个世界居然和幻梦境的结构有些相似,属于一种独立的空间,亦或者说是在一种空间的夹缝中。

    也就在苏格探查这个世界的瞬间,他举动似乎惊动了某些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剧烈的轰鸣声在整个世界回荡,紧接着三个人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,如同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?”感觉到这种场景,哪怕是身为领主的枭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屠夫脸色低沉,凝重的看着四周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苏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低声道:“我们马上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两个人模糊的听到,但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下一秒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整个世界陡然破碎,一切归于虚无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梦境的边界,那么说明他们是在某个存在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苏格准备操控这个梦境,被梦境的主人发现。

    于是梦境随着主人的震怒而破碎。而梦境的主人似乎对于这些神职人员并没有恶意,将他们从这梦境的边界送回了正常世界。

    唯独一个人没有被送走。

    或者说是那个人根本就不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二哈此时已经恢复成了自己狂猎狼王的形态,无数的毛发宛如幽魂鬼火一般飘荡,壮硕雄武的身躯宛如大山般沉稳,如狂风般迅疾。

    它四肢踩着漆黑的虚空,昂首挺胸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那里有着一个意志,亦或是意志的残片。

    意志已经与空间合为一体,他是这梦境的主人,也是这梦境的囚徒,更是梦境的创造者。

    一片灰色的光芒中,这个意志凝聚成了自己的形体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偌大,土黄色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直径至少有十米,土黄色的下边满是凸起的血管和淋巴,狰狞恶心。

    灰色浑浊的瞳孔看着洛波。

    “狂猎!?”

    传出的并不是声音,而是精神上沟通的意志。

    坐在洛波背后的苏格没有穿着盔甲,但手持大神宣言,看着大眼珠子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对,狂猎死了。”大眼桌子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苏格平静的回应:“我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死的?”苏格顺着问道。

    大眼珠子沉默几秒,说道:“狂猎死了。”

    它是意志的残片,记忆并不完整,它只知道狂猎死了,但究竟怎么死的,这前因后果,它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格没有追问下去,转而问道:“为什么要将他们抓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闯入的,拜伦城是被诅咒的城市,它只能存在于梦中,不可以出现在世界上。”大眼珠子好像一个看守城市的机器,平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苏格继续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大眼珠子沉默一下:“我是看守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拜伦城会在深渊中?”苏格又问。

    大眼珠子回答道:“深渊与梦境相连,当初……城市……藏……深渊……后,我成为这里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眼珠子的记忆被整理过,刚刚这句话中间很多东西都已经被删除了,但是它说的时候很顺利,自己认为自己记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中间太多细节它说不出来,只能通过沉默将这一段跳过后继续向下说,如同念课文时遇到不会念的字一般。”

    苏格对于它的情况已经基础了解:“这一次拜伦城显现,是不是和某些祭祀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回答之后,大眼珠子感觉有些不对,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回答你提出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狂猎之王。”苏格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狂猎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”

    “我怎死的?”

    “反正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顿时,话题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阶段。

    “拜伦大帝呢?你既然拥有统治这梦境的能力,那么权能是继承了梦境大神拜伦大帝的知识?”

    大眼珠子直接反问:“拜伦大帝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拜伦大帝是这座城市曾经的主人,难道不是拜伦大帝让你守护这里么?”苏格怪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大眼珠子回答:“拜伦大帝和拜伦城有什么关系?这是我的世界,我在这里只是因为我想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回答完,它沉默一下:“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格这次没有进行之前的循环,平静的说:“你也可以问我几个问题,我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大眼珠子慢慢的凑过来打量一下苏格,问道:“你怎么可以控制我的世界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梦境的主宰者。”苏格回答道。

    大眼珠子哦了一声:“那你是不是狂猎?”

    苏格眼角抽搐一下,他已经预见到如果回答是的话,估计又会陷入之前的那种循环里。

    于是他说道:“我叫苏格·索托斯。”

    大眼珠子又哦了一声,说道:“尤格·索托斯没死。”

    !!!!

    听到这苏格眼睛顿时猛然瞪大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,他还是第一次从别人(人?)的嘴里听到那个存在的名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