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钻石婚宠:独占神秘妻 > 1145、十七番外(27)

1145、十七番外(27)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狭小的衣柜里黑漆漆一片,恐惧感在她的心底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上锁的声音,席安安眸光一沉,直接用身子撞起衣柜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--”

    席雨看着衣柜上的锁,眼底闪过癫狂的笑。

    “席安安,你就在里面好好呆着吧,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--”

    撞得狠了,肩膀传来一阵酸痛,不用看,她都能感觉到肯定淤青红肿了。

    席安安眸间凝聚起水光,不放弃地接着撞着衣柜。

    她不能死,她还要见到天麒,对,天麒,天麒……

    心底默念着权天麒的名字,虚软的身体又涌上了力气,她坚持不懈地撞着衣柜。

    席雨站在外面,看着摇晃着的衣柜,唇角勾起阴冷的笑,她找来一把匕首,在衣柜上寻了个地方挖了个小洞口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刃在黑暗中闪着寒光,席安安身子一僵,不敢再乱撞,生怕那刀刃会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还好,那锐利的刀刃挖了个小洞口,就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席雨扔下匕首,走到瓦斯罐面前,眸间闪着诡谲的笑,她缓缓伸出手,慢慢拧开瓦斯。

    然后,她拿过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,心底一狠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席安安听到一道沉重的闷响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后,房间里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这什么味道?

    刺鼻的味道从衣柜的小洞口逸散进来,席安安皱了皱鼻子,辨别出这味道的来源,目光骇然。

    该死的。

    席雨竟然真的拧开了瓦斯罐。

    这个疯女人。

    席安安不管不顾地撞击着衣柜,随着时间的流逝,撞击的力度逐渐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权总!”徐冉接到权天麒的消息,匆匆赶来,正好遇上冲进楼梯间的权天麒。

    权天麒顾暇不及和她说话,疾步冲上楼。

    简陋的出租房里,只有八层楼,没有电梯,只能凭腿力跑上去。

    他速度极快,徐冉追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安安!”

    权天麒抬眸看到房门上挂着的牌号,提膝,大长腿直接踹开了房门,单薄的房门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刺鼻的气味涌入鼻间,权天麒俊脸一黑,捂住口鼻,疾步跑了进去,关掉瓦斯。

    “安安,安安你在哪?”

    狭小昏暗的出租房里,瓦斯罐放在正中央,权天麒看着躺在不省人事的席雨,墨眸一沉。

    “安安,安安你出个声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找遍厨房和洗手间,都没找到人,权天麒浑身散发的戾气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突地,一阵细微的异响传来。

    他耳尖一动,幽邃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衣柜上,他快步奔了过去,看见衣柜上的锁头,他低咒了声。

    “靠。”

    他眼角瞥到地上丢着的匕首,伸手捞起,三两下便撬开了锁头,推开衣柜门,里面的一幕几乎让他心神俱裂。

    女子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,嘴角溢出血丝,小脸苍白,额头上满是汗水,打湿了她的秀发,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安安。”权天麒伸手撕开她脸上的胶布,用匕首划断她手脚上的绳子,然后将她抱了出来,快步离开了这满是瓦斯味的房间。

    徐冉跑上来,嗅到浓郁的瓦斯味,心底暗道不好,抬眸间,权天麒抱着席安安从房间里跑了出来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看着完全没了意识昏迷过去的席安安,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“让开,我要送她去医院。”在任何困难面前都临危不惧的男人,此刻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满是慌张和害怕,他抱紧了怀里的人,速度闪电般地冲下楼。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,暴露了他此刻慌忙的心情。

    徐冉往出租房瞥了眼,看见倒在地上的席雨,恨得咬牙切齿,原来又是她在作妖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,看见席雨发青的脸色,蹲下身,伸出一根手指探向她的鼻间。

    没有呼吸了。

    她面色一骇,连忙拿出手机报警。

    京城私立医院

    权天麒站在手术室外面,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安安,你千万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他一拳砸向白净的墙壁,留下猩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简天麟赶来,刚好看到这一幕,连忙上前去拦着他,“哥,有阿战在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这该死的席家人,都到这份上了还要作妖,早知道就该尽早把他们都处理掉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术室的门推开。

    白非战一边摘掉口罩一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权天麒箭步冲了上去,抓住他的手,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什么危险了。”白非战见他少见的慌张,知道他急,也不和他开玩笑,道,“但是还是观察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暂时,是不是还会有危险?”权天麒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吸入太多瓦斯释放的气体,虽然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,但是还要观察几天,不过问题应该不大。”白非战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哥,阿战都这么说,你就相信他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简天麟出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可以见她吗?”权天麒问。

    白非战瞥了他眼受伤的手,说道,“她现在需要休息,你还不能进病房探望,再晚一些,你应该也吸入了瓦斯气体吧,我先替你检查一下,先让护士送她回病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权天麒摇头,“我要看着她送回病房。”

    白非战和简天麟对视一眼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夜晚,席雨绑架人的消息便不径直走,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本就摇摇欲坠的席氏集团,因为这件事,加快了它的灭亡,在席安安还没苏醒的时候,权天麒下令对席氏集团赶尽杀绝,这次他真的发狠了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都没有人敢对席家伸出援手,都在一旁隔岸观火,生怕这把火烧到他们身上来。

    席雨服用过量的安眠药,再加上瓦斯中毒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,听闻这个消息,林娟直接晕厥过去,席渊气得在家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,金芒穿透薄雾,从窗缝间溜了进来。

    席安安醒来的那一刻,感觉浑身酸软无力,头晕想呕,尤其是肩膀的位置,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她指尖轻动,惊醒了趴在床边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