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掌心女皇 > 第404章 是我错了

第404章 是我错了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萧凌风和萧凌云被人带进一座宫殿,进来后,看见坐在上面的皇帝,他们愣了一下,然后行礼:“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见他们的态度还是很满意,缓缓说道:“你们当真不知道萧苓微的下落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:“臣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皇帝瞅了他们两眼,不管他们知不知道,他现在已经有了对付萧苓微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从前你们以为萧苓微是萧家的女儿,对她百般纵容,朕可以理解。但现如今你们已经知道了真相,萧苓微也不再是萧家人,你们还帮着她,那就太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反贼,你们若是还替她隐瞒,那就罪同谋反,你们可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萧凌风和萧凌云沉默了。

    皇帝又继续说道:“朕知道你们情深义重,但是你们别忘了,你们是萧家子孙,就要为萧家着想,维护萧家百年来的荣誉。若是萧家百年基业毁在你们手中,你们就是萧家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明晃晃的威胁,若是他们帮助萧苓微,就会连累萧家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萧凌风想了想,肃容说道:“陛下说得很对,我们是萧家人,就应该保护家族,您放心,我们绝不会为了外姓人而不顾萧家自己人的。”

    萧凌云也跟着表明立场:“臣跟大哥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看见他们表态,皇帝很满意,微微一笑,说:“好,朕就知道你们是忠君爱国的好臣子,是少年英雄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见皇帝的夸赞,面上也是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皇帝的话让两人恨不得杀人。

    “朕命你们官复原职,即刻去搜捕萧苓微,朕只给你们一天时间,在明日午时之前,若是你们还没有抓到萧苓微,那么,萧林珹夫妇就只能被处斩了。”

    萧凌风急了:“为什么?我爹娘分明没有犯罪,他们安分守己,我爹更是受百姓爱戴的好官,陛下不能无缘无故就杀我爹娘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哼:“他们窝藏反贼萧苓微就足以被砍头,别以为朕不知道,杨柳巷明宅是杨慧君的私产。”

    萧凌云反驳:“殿下并没有在明宅找到萧苓微,可见我爹娘没有窝藏萧苓微。”

    “韩通抓到了萧苓微身边的丫头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不过就是萧苓微跑得快,没抓到罢了。”皇帝转而看向他们,目光凌厉:“他们有没有窝藏萧苓微,你们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萧凌风和萧凌云一噎,不承认也不反驳,此时此刻,说没有是毫无意义的,皇帝心中已经认定了他们知道萧苓微的下落,他们说任何话,皇帝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萧林珹夫妇,还有你们的妻子和儿子,明日午时之前,朕若没有看到萧苓微,他们通通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心沉到谷底,一想起父母和娇妻,还有懵懂无知的儿子,他们的心就像是针扎似的疼。

    两人迈着沉重的脚步浑浑噩噩地走出殿门,在廊下碰见了黎玄。

    黎玄说道:“我有话想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话跟殿下说。”萧凌风和萧凌云决然而然地绕过他,走了。

    黎玄对着他们的背影喊道:“是关于萧苓微的。”

    可惜,两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脚步没有停下来...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他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这才发现靠近窗户边还有两位客官在。

    若是有学子在,就会认出其中一位老者正是享有盛名的天下第一学士

    ——裴智望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年轻人就是曾在裴智望身边做过书童,恰逢进京述职的林海。

    林海在桌子上丢下碎银子,和裴智望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街上,望着满街行走的官兵,林海的神色很沉重:“先生,我不信萧姑娘会谋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。”裴先生说完,就往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去司空府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吴司空摊开双手,无奈道:“老师,您也瞧见了,陛下虽然没罢我的官,但是却把我软禁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裴智望问:“那叔瑀呢?”

    “也跟我一样,被软禁在家。”吴司空叹道:“我们都知道小师妹是被冤枉的,但是...我们现在也是毫无办法啊。

    “京城内人心惶惶,就算是知道真相,谁也不敢站出来说话,况且,说了也没用。何大人他们进宫劝说陛下,到现在还跪在养心殿内,陛下要杀萧苓微的心丝毫没有动摇。”

    林海插嘴说道:“我刚才在街上看见告示,萧林珹萧大人和他夫人明日午时将被处斩,司空大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要被处斩?”吴司空惊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裴智望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可怜微微这孩子,父母缘分太浅了。我想,她明日一定会去刑场救萧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去送死吗?”林海皱起了眉头,明天的刑场肯定是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吴司空也不禁眉头紧皱:“陛下这招太狠了,利用萧大人夫妇来引萧苓微出现,一旦萧苓微明日出现在刑场,肯定是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必死无疑。”裴智望心中的担忧又深了几分:“我想,陛下如此针对微微,一定是大兴皇帝给微微留了什么东西,让他很忌惮,所以他才想杀了微微。”

    吴司空疑惑地问道:“大兴皇帝能给小师妹留什么东西?”他想不到,因为他当时就被绑在外面,虽然不知道大兴皇帝最后跟萧苓微说了什么。但是以当时众人被重重包围的境况,大兴皇帝怎么可能还有后招?

    若是有,就不会死得那么惨了。

    裴智望摇了摇头:“我也猜不到,但是当今陛下这么忌惮微微,一定是微微威胁到了他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地位?”吴司空琢磨了一下,惊道:“他如今已经是皇帝,您的意思是微微能威胁他的皇位?”

    转而又疑惑道:“怎么可能呢?大兴皇帝的儿子都死了,就算是微微手中有什么力量,也没有兄弟来继承皇位。”

    林海听到这里眼睛一亮,下一刻,裴智望说的话也应证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朝第二位皇帝是谁,是太穆女皇。”

    吴司空恍然大悟:“噢~您的意思是大兴皇帝把最后的力量都留给了小师妹,想要她来日复国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