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重案战鹰 > 第831章注意怜香惜玉

第831章注意怜香惜玉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那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戈高听她说完之后,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的打算……”许梦怡沉吟了一下,“我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什么样的想法,就算恒基死了,他的骨肉终究还是他的骨肉,我过去答应了他,会接纳和照顾他的孩子,只有那个生孩子的女人别胡搅蛮缠,我不介意把孩子接到我的身边来抚养,给孩子最好的生活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孩子儿还是和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起生活比较适合么?”吕露想起战战兢兢的柴文君,忍不住有点担心许梦怡真的会如柴文君担心的那样,为了能够更好的占有财产,许梦怡可能会想要把瑞瑞当成是自己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“假如那个女她想要自己带着孩子生活,我也不强求,谁也别为难谁,这样大家日子都好过,我也不容易,孩子也是无辜的,归根结底是我丈夫留下来的,将来如果有难处,我也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提供一些经济上面的帮助。”许梦怡听吕露那么说,倒也表现的很随和。

    “把关于孩子的问题暂且放下不提,你个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戈高表示自己方才询问的并非任恒基孩子的归属问题。

    说到自己,许梦怡沉默了,好一会儿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不知道,这几天我一直在想,以后我要怎么办,该怎么办,可是心里面一点答案都没有,我当初在恒基的身边工作,然后和他结婚,和他一起打理公司和工厂,虽然说那些东西我并不陌生,但是过去一直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打拼的,而且恒基挑大梁,我辅助他,现在挑大梁的人走了,留下我自己……我也有些无所适从,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聊得差不多,戈高和吕露就起身准备告辞,李科杰也终于结束了“避嫌时间”,从卧室里出来,陪着许梦怡一起送客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戈高询问许梦怡准备搬去小住的独栋位置在哪里,许梦怡没有回答,只强调了以后需要见面一定要先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戈高也没有过多的追问,和吕露一起离开了许梦怡家。

    “阮慧、许梦怡、代梅,现在再加上一个柴文君,这就四个了,还都是因为关系比较特殊,所以能够被咱们了解到的女人呢,想一想许梦怡这些年其实也挺可怜的,不能抗议。”吕露觉得许梦怡的生活实在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鲜,背后有多少辛酸和苦水,恐怕只有她本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想要得到什么好处,就肯定得付出响应的代价。”戈高可没有吕露那么多的感慨,“选择是她自己做的,就像之前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一样,不理智的决定,到最后的结果也只能自己背。话说回来,目前已知的这几个女人里面,许梦怡绝对不是最吃亏的一个,所以说就算后悔,也暂时还轮不到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任恒基死了,好像跟着他的那几个女人倒是谁也没有多大损失啊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阮慧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你打电话跟任思思确认一下,可以的话咱们过去看看。”戈高对吕露说。

    吕露有些担心:“你是也想要去问问她知不知道瑞瑞的事情么?之前阮慧受刺激突然就精神崩溃了,咱们假如拿着孩子的事去问她,会不会加重对她的打击呀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所以我现在也没有打算一定要问她这件事,你先跟任思思确认一下阮慧的情况,如果可以探视了,今天恐怕是来不及了,明天咱们过去一趟,先看看她的精神状况,如果条件允许就试着打听打听,总之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吧。”戈高说。

    吕露依言给任思思打了一通电话,接到吕露的电话,任思思似乎很高兴,在电话里告诉她,阮慧昨天就已经被批准出院了。

    她为了怕母亲触景生情,在母亲住院期间租下了一间精装修的房子,昨天出院之后就直接把母亲接到了临时的新家去住。

    阮慧到了新的环境里,表现的很平静,并没有吵着闹着要回自己家的老房子里去,一直到今天都没有过任何的情绪失控。

    一听这样的情况,吕露也放心了不少,便在电话里向任思思询问新家的地址,以及征求她的意见,是否允许他们去看望阮慧,任思思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当天就过去已经有些太晚,戈高和吕露离开许梦怡家之后索性直奔公安局。

    冬季里的白天,一天更短过一天,才刚过下班时间,天就已经黑透了。

    戈高和吕露回到公安局的时候,黄攀和余晗也在,两个人的鼻子尖儿都还有孩子红,一人端着一个冒热气的水杯正喝着热茶,估计也是从外面刚回来,被凛凛的寒风给冻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啦?”余晗一看他们走进门来,便招招手打起招呼来,顺便随口开起玩笑来,“一看就冻透了,在外面跑了一天?我说,戈高,吕露可是个女孩子,工作中要注意怜香惜玉啊!”

    戈高笑着点点头,表示接受批评,倒是吕露觉得无缘无故让别人背黑锅不太好,冲余晗摆摆手:“你就爱乱开玩笑,咱们又不是第一天当同事,我这人特别怕冷你又不是不知道,其实我们今天几乎没怎么在户外呆着,就刚才在楼下停车走过来的一段路而已就冻成这样了,哪能怪别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吕露,赶快喝点热水吧,你看你那脸色。”黄攀端着杯子,一边吹着漂浮在杯口的茶叶,一边关切的对吕露说。

    吕露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从桌上拿起自己的茶杯,又走到戈高桌旁:“给你也倒杯热水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还是都交给我吧。”戈高拿起自己的水杯。顺便从吕露手里把她的那个也一并拿过来,“我要是不趁机证明一下自己还是有绅士风度的,在黄大侠面前我以后恐怕都说不清了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余晗哈哈大笑起来。吕露也被逗笑了,顺手把杯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吕露,怎么样?有什么进展了没有?”戈高到一旁去倒水喝的功夫,黄攀关心的向吕露询问起进度来。

    吕露摇摇头:“我现在都有点迷糊,感觉了解到的东西不少,但是能算得上是实质进度的又不多。”

    黄攀笑了笑。拍拍她的肩膀算是表示安慰,正好戈高也端着两杯热水走了过来,他便对戈高说:“啃到硬骨头了?”

    “啃的就是骨头,软的还嫌没口感呢。”戈高笑呵呵的回答。

    黄攀也笑笑,不过眼神朝桌子上的台历一瞥,又把眉头皱了起来:“哎哟,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才发现,你们这个案子从接手到现在也有一段日子了吧?一直这么原地打转转可不太好,听说这个案子的被害人还是个算得上有头有脸的富商?那你们可就更得注意社会影响了,对你们的影响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真的,”余晗在一旁跟着点点头,“你们要是没什么进展,可一定记得安抚好家属,别莫名其妙的背了个大黑锅,那才真是要命呢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心里有数。”戈高对余晗点点头,谢谢他的提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