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> 第二十七章 原则

第二十七章 原则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我不是来到此处不是逛青楼、调戏姑娘的吗?为啥如今却要落得被人调戏啊?

    墨子柒被人塞进后续准备进入的姑娘堆中,环顾着环肥燕瘦的姑娘们,不自觉的反省起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完全没想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赶紧换衣裳去啊,愣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您冷静点听我说,我真的不是你们这里的姑娘!”

    “笑话,你既然不是绣春楼的姑娘,没事往这里凑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逛逛......”

    正经人家的姑娘会没事往烟柳巷溜达?

    眼前这位大哥明显不相信墨子柒的说辞,瞧着姑娘男装下踩着的绣鞋,深深的吐了口气,刚准备强拉着墨子柒进入场后,可谁想身旁传来熟悉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墨子柒一扭头,瞧见来人虽然同样带着面具,不过从声音中听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妙玉姑娘无疑了......

    “姐!前些日子您帮助过我,此行我就是想见见您的,这位大哥不让我走,您可要帮助我啊!”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,妙玉姑娘自然再熟悉不过,上前在壮汉耳旁嘀咕两句话后,便瞧见壮汉半信半疑的离开了此处,只余下妙玉姑娘一阵叹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可是将您当做人生导师看待啊!”

    “少贫嘴,今天你来的真不是时候,外面现在驻守着秦老爷的人,你暂且进后屋休息会儿,等人撤了你便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好不容易逃出来一趟,我还想喝花酒呢!”

    “你呀...你是真傻还是假傻~”

    妙玉姑娘瞥了眼墨子柒,随后伸出手来,示意道:“想喝花酒是吧,给我钱,稍后领你换双鞋,免得再被人莫名其妙的捉走。”

    此话提醒了墨子柒,待她低头瞧见脚上穿着的绣鞋,才终于明白为何自己漏了陷,见眼前这位姑娘给自己指了条明路,自然不会拒绝,随即屁颠屁颠的跟在人家后面走,并且将脚步迈得很小,似乎是生怕有人发现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当然,自从上次自己交代过沈云楼巡查绣春楼后,具体的情况,也不会忘了咨询。

    “妙玉姐,最近绣春楼的生意怎么样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,上次多谢你和知县大人禀报了这里的情况,最近梅城捕头巡查得紧,那些市井无赖也不敢来绣春楼撒野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妙玉姑娘忽然停下脚步,扭过头扫了眼墨子柒又道:“要不,这次不算你钱了,权当报答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哦?白玩?

    有便宜不占,从来都不是墨子柒的性格,当即见妙玉姑娘松口,便连连点头答应道:“好呀好呀,如果以后也能打个折,那便更好了!”

    “哦...你,你还想来啊......”

    妙玉姑娘见劝不动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姑娘,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继续引领着墨子柒朝后屋走去,直至抵达屋外,才扭过头继续道:“听姐姐一句劝,以后真的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您也知道我和梅城知县有些关系,放眼整座梅城,敢动我的人还真不多,更何况您在绣春楼内帮衬着,我还能有什么害怕的?”

    “嗯...那好,以后你要是来,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妙玉姑娘见劝不动这个钻牛角尖的女孩,只得深深的叹了口气,随后推开房门,却不知哪里来的一套衣裳被人丢在地面上,微微皱眉便捏着衣角拽到了角落内。

    “你且在此处休息,稍后......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妙玉姑娘的话还没说完,忽然有两个人推开的房门,使屋内交谈声戛然而止,同时二人也瞧见了屋内休憩的两个姑娘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鸨说话果然不老实,此处不是还有两个没上场的姑娘吗!”

    糟了!没想到秦老板的人竟然还能找到此处!

    妙玉姑娘有意袒护墨子柒,身子稍微迈出半步,遮挡住坐在椅子上歇脚的墨子柒后,便朝着二位秦家奴仆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大哥,这位是我家小妹,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找我,她与绣春楼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关系?

    两个家奴透过缝隙,瞧得见墨子柒的外形,心想过去那么多姑娘都没有这么标致的身段,若是能呈给秦老爷,势必会得到不少的奖赏。

    因此哪里顾得上墨子柒是不是良家民女,皱了皱眉,为首那人便厉声道:“你休要诳人,良家女子怎会出现在这里,若是你不想让她出场,那就让我家老爷与老鸨亲自说,看你护不护得住她!”

    “二位大哥,你们这是想逼良为娼吗?”

    许久未做言喻的墨子柒终于说话了,听音调颇有种官府小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逼良为娼?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家秦爷在梅城是什么人物,他老人家若是跺跺脚,那梅城知县都要抖三抖,老爷说往东,借她三千个胆子也不敢往西!”

    喝!这秦老板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当自己面说自己害怕秦老板,墨子柒自然心情不悦,当即拍桌起身。

    “秦老板当真不讲王法了吗!”

    “王法?你也不瞧瞧我家秦爷与羽王府世子是什么关系,整个大夏王朝都是罗家的,你竟然还敢和我家秦爷讲王法!”

    话落,看口出狂言的奴仆已经按奈不住了心情,想要上前捉住墨子柒上场,可谁料身旁的奴仆竟然咳嗽了声,随后按住了前者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话不需要说得那么绝对!”

    “在来到绣春楼的时候,我家秦爷可说过了,谁能让他开心,他便赏谁百两纹银!”

    “这与逼良为娼没关系吧,更牵扯不到王法。”

    百两纹银能买得到一个人的尊严吗?他真的以为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?

    墨子柒怒从心中起,猛地站起身继续道:“场内现在有人得到赏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有什么牺牲吗?”

    “老爷看着顺眼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二位觉得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乖乖!梅城知县月银十两,人家看顺眼就给百两!

    这份钱不赚白不赚!

    墨子柒摆出几组自以为还算性感的动作又问道:“你们看行吗?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安静,只留下天边一列寒鸦飞过的叫声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