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透视医尊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亲亲小嘴

第二百九十八章 亲亲小嘴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刘乐一想,觉得也对。

    要是孙凯他们知道刘乐杀了孙军,还是在邓家杀的,而且邓长江又是刘乐的爷爷,或许就会先把邓长江杀掉泄愤,然后再找刘乐报仇。

    或者是以邓长江为要挟,然后折磨刘乐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邓长江就真的会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一想,现在的邓长江,还仍然活着,刘乐心里又是一阵庆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邓如雪迷着惺忪的睡眼,摇摇晃晃的从楼梯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她昨晚没睡好,精神很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,一看到邓长江恢复了正常,她就立刻恢复到百分之百的精神力,欢呼雀跃的跑下来,一头就扑进邓长江怀里:“爷爷,你是不是好了?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刘乐治好了我。”邓长江开心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刘乐,谢谢您。”邓如雪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刘乐?太见外了,今后要叫老公。”邓长江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谢谢。”邓如雪还是第一次这么叫,叫得面颊羞红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“谢就不必了,你就说我又过了几关吧,可以洞房了吗?”刘乐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想不到刘乐会这么说,邓如雪立刻脸红了。

    邓长江哈哈大笑道:“如雪,你和刘乐的年龄都是二十二岁,已经到了法定结婚时间,是时候成家了,你们随便挑个时间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还要再等等。”邓如雪拒绝后,还抬手推了刘乐一把,吩咐道,“保姆没来,你去做早餐吧,就做上次那样的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不算又过了一关?”刘乐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做啊!”邓如雪红着脸催促道,还跺了跺脚,一副就要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乐只好去做早饭了。

    等到刘乐走进了厨房里,邓如雪又转移话题,凝重的问道:“爷爷,你在孙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会被下毒,为什么又被他们仍进了大江里?”

    在邓如雪的追问下,邓长江又避重就轻的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等邓长江讲完,刘乐也做好了早餐,三人围坐在餐桌周围,开开心心吃起来。

    在吃饭的时候,三人还谈到了安全的话题上来。

    刘乐觉得,孙家绝对不敢再来报复邓家了,让邓长江尽管放心。

    邓如雪却还是坚持让邓长江出行带两位保镖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邓长江也觉得不会再出事,毕竟连孙凯都已经死了,连京城孙家的孙瑞公子都被刘乐打残废了;更何况,连孙国庆都忌惮刘乐呢?

    不过,为了让邓如雪安心,他还是答应在出门的时候,带着保镖一起。

    早饭过后,邓如雪告别邓长江去长江医药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刘乐也告别邓长江,赶去志海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一来到医院,刘乐就直接透视向太平间。

    发现在零下八度的太平间里,陈小静的尸体仍然面色红润肌肤柔软,血液还在缓慢的流淌着,心脏有力跳动,呼吸平稳深长。

    并不像别的死者那样,被直接冻成冰棍。

    刘乐没有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而是直接走进了太平间。

    站在陈小静尸体前,刘乐意念传音:“喂,我脑海里那本名为医尊的巨书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学习更多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喂,为什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一连问了好几遍,医尊才不悦的回应道:“喂什么喂?我又不是没有名字。”

    刘乐只好换了个称呼:“吃货,那本医书呢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医尊越发不悦了,显然对他的称呼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刘乐想了想,最终忍着别扭,温柔道:“老婆,那本医书呢?”

    医尊这才吃吃一笑,开心道:“我就是那本书,那本书就是我,你把我赶了出来,还不让我回到你的体内,自然也会失去那本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刘乐总算明白过来,看来他的猜测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后悔了,感觉把我赶出来,是你极大的损失吗?哈哈,想让我进入你的体内了吗?”医尊开心的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刘乐明明有些后悔,可是他自然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是嘛,那你过来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,不要打扰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因为你的打扰,我有可能塑形失败,所有努力都会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医尊不满道。

    刘乐讪讪一笑,如实说道:“我想学习更多的医术和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雕刻法器和炼制丹药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还表达自己的渴望:“你把医尊那本书还给我,让我继续学习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说,你还是想让我回归你的体内,对不对?”医尊欢快道。

    刘乐深吸一口气,微微点头道:“算是吧,你可以先回来,等我学会了那本书里的医术知识和各种学问,你还可以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我要是回去了,可不会再轻易的离开。”医尊欢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你不伤害我,也可以住在我的体内。”此一时,彼一时,此时刘乐为了学到更加高深的医术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医尊叹息:“可是,我现在没有办法回去,我正在塑形呢,才刚刚塑形一半,如果因为你的打扰,我塑形失败的话,那就永远不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乐一阵担忧:“被打扰后,会很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很危险了,就像一个人在进入忘我的修炼之中,被恶意打扰一样,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灰飞烟灭呢。”医尊故意危言耸听道。

    刘乐有些不安:“那我这就离开,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刘乐这么好骗,医尊暗笑不已,嘴上却说道:“现在,我已经成功暂停塑形了,这次并没有太大的危险,但是下次要注意了,不许再轻易的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刘乐还想学更多的医术和功法,自然不想医尊出事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老婆。”医尊突然媚眼如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。”刘乐的声音略显艰难。

    “大声一点嘛。”医尊撒娇道。

    刘乐深吸一口气,声音提高了两分贝:“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唉呀,还是太小声,再大声点,叫我好老婆,亲亲老婆。”医尊继续撒娇。

    在刘乐的潜意识里,医尊还是一具尸体,让他对着一具尸体叫好老婆,实在难以启口。可是,为了学到更多的功法和医术知识,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老婆。”刘乐叫了之后,就是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也是我的好老公,老公,快来亲亲我。”医尊从床上跳下来,靠近刘乐,亮闪闪的大眼睛,顾盼生辉,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刘乐不仅头皮麻了,感觉连肌肉和骨头都麻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这么肉麻?好多尸体都盯着咱们看呢。”刘乐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唉呀,你就亲人家一下吗?好老公,你最好了,来嘛!”医尊没有等到刘乐主动亲吻过来,就主动的亲吻到了刘乐的嘴巴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刘乐竟然发现陈小静的嘴巴是热的。

    身上也是热 。

    在零下八度的太平间里,只穿一条短裙,盖一张白布单,睡了一天一夜后,竟然身子还是热的。

    刘乐伸手摸了摸医尊的脸,果然是热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冷吗?”刘乐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冷什么?我天生炎阳之体,感觉这里还热呢。”医院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炎阳之体?”刘乐记得上次,他听小黑龙说过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你也是炎阳之体,所以我才能住在你的体内。”医尊感慨道,“你可知道,诸天万界之中,炎阳之体是何等稀少吗?”

    刘乐摇头,他哪里知道这些?

    “就因为特别稀少,所以遇到一个不容易,所以我们要格外珍惜,我珍惜你,你也要珍惜我,我们在一起,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医尊欢喜道。

    刘乐学得这些都不太实际,于是,他再次问道:“你还有别的功法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别的功法干什么?”医尊问道。

    刘乐觉得,如果说给别人修炼,医尊或许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说道:“我自己修炼。”

    医尊疑惑道:“亲爱的老公,你干嘛还要学习别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起死回生诀就是诸天万界最为神奇最为厉害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功法共有十层,里面包罗万象,一应俱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功法学习好,就已经很费时费力了。”

    刘乐只好如实相告:“并不是我要修炼,我是想让我身边的人修炼。”

    刘乐也没有办法,因为越来越是发现,这个世界充满危险,他不得不考虑爸爸妈妈和亲朋好友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哦,好老公,原来你想培养自己的势力啊!”医尊吃吃娇笑道。

    刘乐倒是没有这个想法,不过他还是认可道: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功法并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,何况这个世界上的灵力又是那么的稀薄,不过你既然有这样的想法,那我就先给你一部最为简单的功法,你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话音结束,医尊就抬手指向刘乐的脑袋。

    在刘乐的透视眼中,只见一个游鱼般的白色光芒,摇头摆尾着,缓慢游向他。

    并最终游进他的脑海里,变成了一道功法印迹。

    (驻颜术),一门让人容颜永驻的小法术。

    随着这道功法一起的,还有一些记忆片刻。

    原来这是好久好久以前,医尊还很弱小的时候,在无聊的时候修炼的。

    修炼之后才发现,创造这门小功法的人,太特么夸大其辞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小法术的驻颜效果,都不及起死回生诀的十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花时间在这种小功法上面,感觉很坑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又说道:“随便修炼一下就行了,如果你想培养的人,连这么简单的功法都修炼不成的话,别的功法那更是连想都不用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好多功法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比较高级的功法,要想修炼,都要以浓郁的灵气为基础。”

    “地球上的灵力太稀薄,根本不能修炼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像起死回生诀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在进入你体内的时间,给了你一些力量,你也别想修炼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感激我呢!”

    “来,好老公,再亲你可爱的老婆一口,亲亲人家的小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