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我有一座修仙岛 > 第十四十章 编练三卫

第十四十章 编练三卫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待到苏宁忙完镇上的接收事宜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“给我爹去一封信,这里的战事向他报捷,此外告诉他,我以这一处煞源换长眉营。”清点完这镇上的缴获后,苏宁就有些飘了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您这是要重新编练兵马啊。”张迟接过苏宁身前的一张纸端详了几眼,“此法倒是可以将刚收编的武人境剑修都给分开,方便管理。”

    苏宁饮了一口茶水放在桌边,“我离国军制,以两千五百人为军,亦可称作一卫,日后我仙桃镇便先编练三卫之兵。”

    “这第一卫,便是仙桃卫,以燕杰担任统领,天玑剑脉第七真传罗剑勇任副都统,再调入二三百人白衫剑修为骨干,从俘虏中挑选补足两千五百人,兵器甲胄暂且不统一。”

    张迟一手抚须,“经历两日鏖战,我仙桃营新卒十不存一,而燕统领麾下的长眉营也所剩不过三百人,若是以这些精锐为骨干扩军,只怕短时间内,很难成军。如今我离国右路大军又逼近这七星岗主峰,我等攻下天玑镇后,若想不出战,只怕极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让韩伯当的莲池卫去,他麾下至少还有七百可战之兵,再给他调遣一些白衣剑修和凡人境三重天以上的剑修,以其莲池卫铁甲军为先锋,剑修殿后,进攻不足,为友军摇旗呐喊足矣。”

    张迟面上多出几分为难,“可三少爷,那些剑修大部分只怕都很难对昔日同门拔剑相向,此番虽然这些人都立下道誓,怕是宁死也不会出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山门攻破之后,我军上去是接收俘虏,均分七星剑宗的府库,而非去大杀四方,他们若有相识的同门,也可劝入我仙桃镇门下。愿意归顺军中,那便给他们发放一身行头,倘若不愿,也可随船一同回返五柳岛,为我栽种桃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迟若有所思地点头,便又听苏宁说道:“最后这一卫,便是我仙桃镇剑卫,一营三千人,都统为清气境修为的娄剑光,煞气境副都统两人,娄剑平与天玑一脉第十三真传鹤剑红,蓝衫武人境以上剑修六十人,其余都是凡人境剑修。”

    张迟双眉微皱,“三少爷,倘若明后攻破山门,我军再得俘虏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苏宁眯着眼,“你说这天玑一脉,被分成了两份,是我大舅未雨绸缪,为我减轻重担呢,还是眼红这些剑修的根骨修为?”

    张迟恍然大悟,“三少爷这是准备放弃那些剑修,将这些好处分给他人,自行去争夺那府库的修炼资源?”

    苏宁带着他走到院落里,目睹着院落中在浩瀚星空下闪烁着荧光的一块石板,“这七星剑宗山脚下,有着七块石板,上面的聚星阵,可以让修士盘坐在上面修行,在这星空下修炼七七四十九日,便可凝聚出一种星源,威力可比鬼煞。张叔,你我都小瞧了这七星剑宗,你说这石板既然有一块,为何就不能有七块呢?”

    张迟看了一眼正在石板上打坐的罗恒,这人乃是披甲军都统罗川之弟,此前便是驱物境巅峰修为,如今这一块石板便最先便宜了他。

    “如今岛上有鬼煞心法,石板凝聚星源,便有两种可选修煞源,三少爷,往后我五柳岛的煞气境修士可要多上不少,那八爪岛上的老军之中,也有不少年迈气血衰退的,或许还能靠着这两种法子抢救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宁微微颔首,“那自然是好的,不过如今我考虑的,却是如何将这一口下品灵泉给转移回五柳岛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可是要请真人境修士出手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件大型储物器皿,怕也可以装走这泉源罢。”苏宁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穿行在庭院走廊中,苏宁眯着眼,“张叔,你说这七星岗能守吗?”

    “此番战后,必定会多上不少军功封爵的将军,可我离国大多岛屿都已有主,封地早已全部分割下去,如今得了这寒山公治下八十万里海域,若是不将其分封给这些有功之臣,岂不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连剑兰伯都盯上了马蹄岛那等方外之地,未曾将主意打到这七星岗上,三少爷,只怕这一大块地盘,咱们离国一口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苏宁轻笑一声,“如今可是十三国伐武国,整个南海的诸侯都想用锋利的牙齿撕咬下一块武国身上的肥肉,我却觉得,咱们这一位左都督倘若有雄心壮志,便该将这寒山公岛附近海域的岛礁全部拿下,并且将其分封给那些崛起的军中将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大舅,他如今已是剑兰伯,些许功劳,还不够他晋升侯爵,除非开疆拓土,那马蹄岛之大,虽不比百花岛和烈焰群岛,却也比我五柳岛大上数倍。他的打算,自然与我等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上头封赏三少爷一块封地,老奴却也不主张三少爷选这天玑镇。”

    苏宁有些纳闷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,七星剑宗当年权势,比起武国如何?”

    “宗门若强盛起来,哪有凡人王朝什么事?”苏宁当即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故此处怕是有不少人眼红着,三少爷,若是以七星岗往外切割,以七个小镇套上附近的寻常镇落,这上百万人的大岛,怕是能封七个子爵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是一个伯爵领?”

    张迟目光深邃,“以前这里已有一个七星剑宗,让武国、离国都深感头痛,日后无论何方执掌此地,自然也不希望再出现一个庞然大物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有几分道理,那张叔你可是建议我随同大舅去海外开荒,去那马蹄岛分一杯羹,当个逍遥伯爵?”

    “如今剑兰伯麾下多了这一支剑卫,实力大增,再加上天权镇斩获,只怕已无需三少爷去锦上添花。”

    “此战三少爷功勋卓著,随行的一众爵爷都看在眼中,左都督解真提拔您,便是为了日后封爵,之所以战场未曾封爵于三少爷,便是因为这封爵之事,唯有陛下有那个权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迟轻笑一声,“是老奴僭越了,不该相劝三少爷。倘若这封爵当真下来,我五柳岛怕也只能将老军养伤的八爪岛封给三少爷,终究地盘太小,以如今三少爷这蛟龙之资,此地怕是没有太大前景。”

    “我五柳岛以西,是何地?”苏宁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是混沌之海。”

    “海上可有岛礁?”

    “此前自有真人境之上修士探查过,或许有,不过海面上大小漩涡无数,更有暗流、凶兽极多,大离建国以来,也有不少修士打过那里的主意,不过去过的船只,都已失联。”

    苏宁和张迟的交谈也就在外院边上戛然而止,苏宁捂着胸口发热的玉石,快步走回自己的卧室,关上门后,他便见着玉石顺着月光,将一行弯弯曲曲的字照射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萧瑟海风拂面吹,翻江倒海惊天雷:有一旅客自海外而来,昏迷于海滩上,似乎有什么隐情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苏宁面色一喜,当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,旅客,五柳岛靠西面什么时候有旅客来过,西面便是混沌之海边缘,这么说,这一个人,绝对是来自混沌之海深处。

    “可惜此刻没有一只飞鸟坐骑,否则我可御空飞回五柳岛,也可见一见那人,套一套话。”在大舅宁有藩提出开荒之事后,苏宁的心就一直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在占据荒山,开拓了一百八十里领地后,他就尝到了甜头,如今即便班师凯旋,他也能从这岛上携带数万俘虏,到时候安置到何处?

    他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动,提笔写下一些模棱两可的话,小心翼翼地将纸条收进一个锦囊之中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他便寻来张迟。

    “张叔,你伤势尚未痊愈,此番大战已毕,围攻主峰之事,用不着我等,既然已在那岛礁附近发现不少七星剑宗战船,你且去这府库中的石币去买上二十艘,先从这镇上运走两万百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两万百姓?”张迟有些咂舌,“三少爷,这未免也太多了,若是被人察觉,检举上去,怕是您会被左都督责怪吧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倘若不出我预料,那些有封地的爵爷们,如今只怕也在转移俘虏吧。张叔,你先去买船,去的时候沿途打听一番便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当晌午时张迟回返,这才气喘吁吁地朝着苏宁竖起一根大拇指,“三少爷,您果真是神了。老奴去港口之时,那里的战船近乎全被那些爵爷给瓜分完了,若非是有您这风头正劲的名号在,怕是老奴也买不下最后那三十艘战船。”

    “哟,看来您这是都给包圆了。”

    张迟古怪一笑,“三少爷,老奴打听了,昨日这七星岗主峰下的七座镇子便全部被攻破,如今岛上已被转移了近十万俘虏,我们转移这两万人,怕只是小打小闹,不若将外镇一起转移,装满三十艘战船,算个三五万人。”

    苏宁思忖片刻便应允下来,将一个锦囊递给他,“张叔,您回到岛上之后再拆开来看,依照锦囊妙计行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迟心中有些狐疑,朝着苏宁微微拱手,便下去调集俘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