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娃 > 都市小说 > 柔水鸢 > 第二旧十四章 新欢旧忘

第二旧十四章 新欢旧忘 小说娃小说网首发m.xiaoshuowa.com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宿水柔笑了笑,似乎一点也没有做皇后的架子:“柳妹妹刚来这后宫,要学的地方还有很多。念你是初犯,本宫就不追究了,还望你好自为之。好了姐妹们,这今日的请安啊就到这边结束了。对了,这嫔位以下的小主们请留下,本宫还有一些规矩想要教教你们。嫔以上的娘娘们就先走吧:”宿水柔待妃嫔们走之后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幅微笑:“妹妹们,别站着呀,坐嘛!”

    “臣妾写娘娘!”

    宿水柔命人端来各色各样的水果:“妹妹们这是别国进贡来的水果,味道还不错,还望各位妹妹们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夜凉的如湖中的清水,虽然很凉,但是那心中不凉。只要心中不凉,那所有的一切都便不凉了吧。

    墨舞宫内檀香弥漫,那金色的香壶里面不是发散出阵阵的香气,那蔓溯在整个殿内的香味让人不免遐想一阵。,弥漫满室的氤氲。守候在两旁的太监见皇上来了都纷纷跪了下来,那言语间满是透着恭敬之色:“奴才叩见皇上,皇上万福金安!”

    不知穿越过多少罗绸烟沙,随着那蔓沙的层层递进,公孙文少脸上的疲倦也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来了?”浴池内一女子娇柔的唤道。那娇柔的肌肤与那突兀的锁骨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。那唇瓣红的火辣,那副娇艳欲滴的媚态好不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公孙文少点了点头,然后像池中走去,那女子也笑脸迎了上去。那池中的飘渺虚幻,迷蒙的遮人眼。

    “今夜,他又是在墨舞宫吗?他会来吗?”

    在云海宫内宿水柔一个人躺在床上无法入眠,望着那烛火摇曳着,她的心也悲了,她不停地在安慰着自己,公孙文少是爱自己的,他心里有她便好了。自己可是温月国的皇后啊!这寻墨舞再过盛宠也只是一介嫔妃罢了,掀不起什么大风浪,再说,这个年代一把锁配多把钥匙的比比皆是,再说了,这是皇宫,不比寻常小老百姓家。她一定要做出一个母仪天下的样子。公孙文少现在不是喜欢这寻墨舞嘛,她就对她好,说不定公孙文少还能多看她两眼。

    这时,宿水柔听见回廊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她以为是皇上,便赶紧起身去迎接,却不料……

    “奴才参加皇后娘娘,皇上说了,今儿个他在墨舞宫歇下了。娘娘还是早些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悦儿,赏公公!”

    悦儿从袖口掏出了些散碎银子塞到了公公手中,“公公,这以后要是还有什么消息就劳烦公公帮忙通传一声了!”

    公公满脸笑意道,“娘娘,您何须那么客气,这是奴才应当做的,好了,这时候也不早了,还望娘娘早日歇息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宿水柔忽然灵光一现,她立刻穿戴整齐打开了门准备动身出去,“如翠,悦儿,你们两个人陪我出去一趟!”

    “

    娘娘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?”【~!.. &@小说更好更新更快】

    宿水柔没有做太多的回答,只是淡淡道:“去墨舞宫的门口找悠自然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这么晚去找悠公公,不怕惊扰圣驾吗?这悠公公可是要服侍皇上的人呀!”

    宿水柔冷斜着眸子,似乎一股胸有成竹的样子,“现在,这悠公公谁也不跟,我们正好乘这个机会把悠公公拉拢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现在去呢?娘娘?”

    宿水柔那嘴角上扬道,“现在正好柳絮姑姑也在,她和悠公公可是对食啊!你可别忘了!这柳絮姑姑可是我的干娘啊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真是聪明过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啊,少给我耍耍嘴皮子,多做事少说话比什么都好!”

    “悠公公,您这侍候御驾辛苦了,这不,本宫命御膳房的人炖了甲鱼汤给悠公公补补,还有这血燕窝是给柳絮姑姑的,柳絮姑姑如此操劳,本宫实在心疼不已!”

    “奴才多……”悠公公刚要说话便被宿水柔给拦住了,“公公何须多礼呢!明日午时公公到我宫中去取这个月奴才的月例,可好?”宿水柔给悠公公使了个眼色,这悠公公自是一个明白之人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

    待宿水柔走后,柳絮姑姑便拉着悠公公到了一旁,两个人在私下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老悠啊!这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!”

    悠公公一脸怀疑的看着柳絮姑姑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柳絮姑姑点了点头,“不会有假,我在她身上发现了那块红色胎记,还有那块玉佩,准是错不了,刚才皇后娘娘来给我们送补品,表面上是体恤奴才,其实是想让我们明日中午去一趟她的宫里。我这闺女可是聪明过人啊!”

    悠公公赞许的点了点头道,“杂家看的出,皇后娘娘这以后啊一定是大红大紫的,杂家也跟着皇后娘娘沾点光,放心吧,柳絮,既然是你闺女,那杂家就一定会帮到底的!”

    宿水柔笑着便走开了,她明白拉拢皇上身边之人只是第一步而已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有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你?”宿水柔身边的小乐子环顾自周道!

    宿水柔转过身朝着四周仔细的望了望,“没有啊!照你现在这么说,我岂不是很危险吗?”宿水柔挑着眉头,一脸害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娘娘没发现有人跟踪你吗?这都已经跟着娘娘您好远了!而且,据估测还是个武林高手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宿水柔瞬间屏住了呼吸,别人跟踪自己那么久,她居然愣是没有发现,看来反侦察能力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“是,娘娘,在这后宫之中还请娘娘注意自己的言行,不要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想法,特别是在外面!”

    宿水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她现在感觉自己的每一处神经都处于绷紧的状态,她怕她稍有一松懈便被别人给暗算了,过了好一会,她才支支吾吾道,“小

    乐子,人,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娘娘!好像这跟踪的还不止一个人!”

    宿水柔深吸了一口气道,“小乐子,你会轻功吗?”

    “奴才可是练武之人,这轻功对于奴才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!”

    “带我迅速逃离这里,这里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待宿水柔回到云海宫之后,她立刻收了收那颗慌张的心,“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?小乐子?你一定要如实回答!”

    “原来只有几次,次数也不是太频繁,只是,这最近跟踪的次数变的越加的多了起来。而且,这似乎又有好几波人!”小乐子可以这么肯定的说出来,那就说明这小乐子定是那武功深不可测的大内高手。这小乐子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本宫的?原本也不曾听你提起过什么?你难道是要刻意瞒着本宫吗?”宿水柔那心中的诧异久久不能停息。被人跟踪就说明她成为了某人眼中的眼中钉,看来她晚上应该尽量少出门了,只是,她在纠结着一个问题。到底是谁想跟踪她?皇上的眼线她周围多的是,太后的那边或许也有几分可能,只是这现下这寻墨舞十分可疑!她觉着是该给那寻墨舞一点颜色瞧瞧了,但是碍于公孙文少的面子,她只能在暗地里动手。

    “皇后,您说会不会是太后和那寻舞墨派的的人?”

    “小乐子,你说的也不无道理,这寻舞墨本宫命人查过她的底细,她是太后的表情,与太后同流合污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小乐子,你带几个信得过的人,做了她们的人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

    宿水柔仍旧穿着那身华丽的华丽的朝服躺在床上,那耳畔总是回绕着小乐子刚才所说的话,她怎么就那么笨,那么傻呢!她以为她算计了所有的一切,她竟没有想到这一点。这真是失算啊!是她太无知了吗?这皇宫本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怎么还不睡啊?”

    宿水柔测了测身子道,“本宫睡不着,这人心险恶,本宫好厌倦这里生活啊!”

    “娘娘,这后宫的女人有太多的迫不得已了,娘娘,您难道就甘愿老死在这皇宫之中吗?娘娘想看宫墙外面的蓝天吗?在外面你可以发现这天原来不是四四方方的,而是一望无际的。

    “本宫甚是想看,只是被这情爱所牵绊住了,现在本宫仿若深陷泥潭之中,要是有人来拉本宫一把便好了!”

    “娘娘,会有的,皇上只是一时图个新鲜而已,这心啊永远是在娘娘您这里的!”

    宿水柔只是呵呵一笑,便不再说话了,那心中满是对公孙文少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宿水柔渐渐的合上了眼皮,那眼前模糊的光景也渐渐地消失了,她终于进入了梦乡,只有在梦乡她才是不痛苦的吧。

    第二日,宿水柔睁开那惺忪的眼,她强撑

    着身子趴了起来,那声音略带着些许嘶哑,许是昨日没有盖被子的缘故,让她感上了风寒。

    刚出云海宫宿水柔便与一男子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那男子扶起摔倒在地的宿水柔嬉皮道,“皇嫂,老十六不是故意的!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宿水柔对上公孙阳朔的眸子,她的面容上不禁犯过一丝绯红,她仔细瞧着那俊宇不凡的脸庞,飞剑一般的星眉十分有神,那深邃的眼眸略带着淡淡的感性,那高挺的鼻梁如同一座高耸的山峰,那厚度适中的嘴唇也微微上翘着。今日,公孙阳朔一身湛海蓝天碧月袍显得格外的清秀优雅,那腰间的羊脂玲珑腰带略显神奇,在配上那千雕万琢的玉佩,简直让人看得两眼发直。

    宿水柔很快的就控制住了内心的那股冲动,但是她脸上的那股绯红色仍旧不曾褪下去。

    望着面色娇羞如花的皇嫂,公孙阳朔心中不禁漾起千层涟漪,那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,“皇嫂,我是来给皇贵妃送贺礼的,顺便也给皇嫂带了一点礼物!”

    宿水柔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,“皇弟,那你还不赶紧去贵妃那里?”

    公孙阳朔望着这般明艳动人的宿水柔心中竟有些不舍,他那脸上漾起一丝调皮道:“皇嫂,皇弟我渴了,可否去皇嫂宫中讨一杯水喝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